首页  »  我继承了一座宗门·动态漫  »  我继承了一座宗门·动态漫

我继承了一座宗门·动态漫

我继承了一座宗门·动态漫

主演:
谢耀标  伊楠楠 
备注:
更新至02集
类型:
国产动漫 
导演:
燕涡 
别名:
更新:
22-08-06/年代:2022
地区:
中国大陆
高速云播放晚高峰期可能卡顿请耐心等待缓存一会观看!
高速云M3U8晚高峰期可能卡顿请耐心等待缓存一会观看!
《我继承了一座宗门·动态漫》内容简介

燕涡,飞星阁的新一代掌门。本对修仙一道无欲无求,哪知在滚滚惊雷声中从天而降的老祖,断言他是空虚灵根,活不过二十岁!为求生他踏上了修仙之路…… 在祖上的有力支持下,燕涡与师姐陆连紫等一众小伙伴们复兴飞星阁,一路修炼升级扩张势力,打破老牌宗门垄断统治,瓦解了修真界布局300年的阴谋诡计。燕涡自己也摸索出一套修炼法门,顺道还谈了几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这是萝莉老祖与修真废柴掌门之间的二三事,也是狂吃老本的爆爽故事,祖上有家底,一次不够那就翻两次。

……
斗罗大陆里,唐三父亲的身份在第几部公开的?哪集?

第九十三章“唐昊退隐的原因”和 第一百四十四章 “唐三的母亲,十万年蓝银皇”公开的雪清河点了点头,道:“其实我知道的也不全。只是听一位宫廷供奉提起过。令尊一直都是我崇拜的偶像,当时就多打听了一些。根据我得知的消息来看,令尊当初选择退出魂师界,销声匿迹,似乎与武魂殿有关。” “哦?雪大哥,您能不能说地具体一点?”唐三有些焦急的问道。按照力之一族族长泰坦和宁风致所说,自己地父亲乃是七大宗门排名第一的昊天宗之后而且是现今昊天双斗罗之一。以这样尊荣的身份。父亲又怎会沦落到做一个只能喝些浊酒的铁匠呢?这其中的缘由一直都是唐三极想得知的。 雪清河并没有卖关子的意思。点了点头,道:“我得到地消息是这样地。大概在十五年前,按照时间推算,那时候你应该还没有出生。武魂殿似乎在寻找一件什么东西。那件东西对于整个武魂殿来说都极为重要。因此,武魂殿派出了强大的阵容四处寻觅。不但四位白金主教都参与其中,甚至连当时的教皇以及教皇的两位贴身守护也都出动了。他们具体找的是什么给我消息的人也不知道。但从武魂殿高层倾巢而出来看,那必然是一件极其重要的东西。” “而这件东西,似乎就在你父亲手中。当时,你父亲并不在昊天宗内。应该是带着你母亲在大陆上四处游历。骤然遭遇这件事,想必也十分为难。他与武魂殿之间具体的交涉情况谁也不知道。只是听说,你父亲在不久之后就宣布脱离昊天宗。而那时候。你父亲还是一位魂斗罗,没有达到封号斗罗的境界。” “过了不久后,又有消息传出,说你父亲与武魂殿中人在某处决斗,负伤而去。而那件东西似乎也没有被他们成功得到。正是在那一战地时候,传出你父亲已经成为了封号斗罗的消息。武魂殿本身也承认这个事实,这才有令尊成为当今最年轻的封号斗罗一说。” 听到这里,唐三忍不住问道:“那我母亲呢?” 雪清河摇了摇头。道:“我地消息里面并没有关于令堂的。只是在那一战之后不到一个月。武魂殿突然宣布,教皇驾崩。新教皇继位。所以。给我消息的人判断,前任教皇很可能是因为在与你父亲的战斗之中受到了重创。才会在不久后驾崩。而你父亲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而选择了隐居。虽然他已经脱离了昊天宗,但毕竟是昊天宗直系弟子中最重要的一员。他的退隐,想必也是为了不连累宗门。毕竟,武魂殿的实力实在太大了,甚至可以与两大帝国平起平坐,并不是一个宗门所能对抗的。哪怕是当世第一大宗门也不行。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昊天宗逐渐脱离人们地视线,很少在魂师界走动了。” 宁风致接口道:“如果这件事是真地,那么,最重要的就是那件武魂殿争夺地东西究竟是什么,还有那一战的真实情况。这些恐怕也只有当时的当事人才知道了。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你父亲的退隐定然与那一战有着密切的关系。” 唐三默默的点着头,雪清河所言虽然和他猜测的有些出入,但却极为合理。在斗罗大陆,能够逼迫一位封号斗罗退隐,逼迫第一大宗门半隐退的,也只有武魂殿才有这样的实力。如果自己的父亲真的击杀了教皇,那么,他和武魂殿之间的仇怨就相当大了。为了避免宗门被连累,为了躲避追杀,他带着自己隐居在小山村中自然也说的过去。 可是,在雪清河这整个故事之中却并没有自己母亲的出现。难道说,就是在那一战之中,母亲被武魂殿的人杀了么? 不自觉的,唐三双拳渐渐握紧。虽然他与这一世的母亲并没有感情,但是,他这具身体毕竟是这一世的母亲所给。身上也流淌着她与父亲的血液。父母之仇不共戴天。如果真的是武魂殿做的。那么……还有石室内没有任何摆设,空荡荡的,但就在上方石孔的正下方,却有着一个小土包,土包上,一株纤细的蓝银草迎风飘动。那蓝银草看上去比普通的草叶要长一些,最为奇特的是草叶上带着的金色细纹。 “小三,过来,跪下。”唐昊指了指自己身边。独腿弯曲,就那么坐了下来。 唐三地心剧烈的跳动了一下,上前几步,如父亲所言跪倒在那株蓝银草面前。 抬起手。唐昊地神情突然变得出奇温柔。极其轻柔地抚摸了一下那带有淡金色细纹地蓝银草草叶。“阿银。我带着儿子来看你了。我们地儿子现在已经长大了。他继承了你地美。比我更加出色。你看到了么?我们地儿子来了。” 唐三地心震撼了。呆呆地注视着面前那似乎在轻微摆动。散发着柔和气息地蓝银草。他地心剧烈地颤抖起来。不受控制地。武魂蓝银草悄然释放。就从他身下散出。顷刻间爬满了整个石室。 唐三地蓝银领域也就在这种情况下悄然开启。柔和地魂力波动弥漫在这寂静地空间之中。 那株蓝银草摆动地更加剧烈了几分。受到蓝银领域地感染。它似乎在悄然生长着。草叶上地金线仿佛活了一般。轻微律动中。金光水波般荡漾起来。 唐昊也有些呆了。看着那蓝银草在肉眼可辨地速度生长着。喃喃地自语着。“我。我怎么没想到。阿银、阿银。难道。你真地能活过来么?阿银。” 唐昊流泪了。一代昊天斗罗。此时脸上竟然充满了泪水。单手颤抖着抚摸着那草叶。任由泪水滴落在那片泥土之中。 唐三的目光依旧是呆滞的,在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自己的蓝银草会那样的与众不同。就像自己爱上了小舞那样,自己的父亲爱上的。竟然也是一位十万年魂兽。难怪,难怪父亲对十万年魂兽地一切是那样的了解,比大师知道的还要多。 原来,自己身上,竟然流淌着一半十万年魂兽的血脉…… 唐三也颤抖着伸出了手,毫不收敛的将自身魂力全部注入在那正在不断释放中的蓝银领域之中。令这整座石室完全变成了一片澄澈地蓝色。 那株蓝银草,原本草叶约有一尺长,此时却已经渐渐生长到了两尺,但也只是两尺。就不在继续生长了。 唐三的手。也抚摸到了那株蓝银草的草叶上。就在这时,奇异的一幕出现了。那株蓝银草中,两根最长的草叶竟然缓慢的动了起来,一根缠绕上了唐昊的手,一根则缠绕在了唐三的手指上。 极其柔和的精神波动悄然出现,比普通地蓝银草要强烈地多,它似乎在传递着最亲切的思绪。“妈妈……”唐三再也忍耐不住,匍匐在地,痛哭失声。尽管他曾经不属于这个世界,但是,当他真正感受到母亲地气息时,内心的激动又怎能抑制? 唐昊的嘴唇在颤抖着,但他眼中的兴奋和欣喜却已二十年没有出现过。他怎么也想不到,面前的蓝银草居然会在儿子的气息中加速生长。 这生长的过程,已经超过了以往二十年的总和啊! 感受着那卷住自己手掌的蓝银草叶,唐昊突然觉得自己很幸福,他那颗死寂的心,也渐渐的变得活络了几分。 就在这样的气氛下,唐昊、唐三两父子不知过去了多久。直到唐三的魂力再无法维持蓝银领域,从他身上释放出的蓝银草也缓缓退去时,他们才渐渐的清醒过来。 那株奇异的蓝银草轻轻的摆动着,唐昊此时的目光已经变得有些呆滞,坐在那里,脸上居然带着几分傻笑。 “爸—-”因为哭泣,唐三的声音已经变得有些沙哑,轻声呼唤着父亲。 唐昊从呆滞中惊醒过来,看看面前的蓝银草,再看看唐三,“你明白了吧。” 唐三默默点头。 眼中带着几分迷惘,唐昊似乎看到了以往的种种,开始了他那故事的讲述: “小时候,我就像你一样出色。昊天宗直系子弟中,我与大哥,是最出色的两个人。而我们又是上一代宗主的儿子,凭借着出众的天赋和刻苦修炼,很快,我们就成为了昊天宗新一代的领军者。外界称我们为昊天双星。” “大哥比我大十五岁,对我的照顾和关怀更是无微不至。从小到大,我对兄长的感情甚至比对父亲还要深。我的一身本领几乎都是在兄长的教导下修炼的。” “论天赋,我比大哥要强。当我二十岁的时候,就已经被誉为年青一代的第一人。也正是那年,父亲奖励给我了第一块魂骨。宗门传承的魂骨。而大哥是在三十岁那年才获此殊荣的。” “我们昊天宗一向以实力为先,父亲的身体不好,早年受过重创,已经一天不如一天了,为了在未来撑起昊天宗,我和大哥都没有结婚,每天都在刻苦努力的修炼中度过。一直到我三十岁,突破了七十级魂力的时候,我的修为已经渐渐追赶上了大哥。那时,他是七十八级魂力。尽管和宗门的长老们还有差距,但那时候的我们,却已经相当强大。” “你爷爷或许是知道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差了,他命令我和大哥外出历练十年,也正是在那时,我得到了宗门第二块魂骨,而大哥却没有,我们昊天宗的传承魂骨,一共就只有三块,父亲将第二块给了我,就相当于定我为下一任宗主的继承人,他评价大哥是沉稳有余、进取不足。但几十年没有离开过宗门,如果不见识见识外面的世界,他又怎么能放心将宗门交给我们呢?于是,我和大哥离开了昊天宗,进入了斗罗大陆的花花世界。对于父亲的偏爱,大哥却没有过半句怨言。” “凭借着过人的实力和昊天宗的威名,很快,我们就在魂师界闯出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虽然我们都还没突破八十级,但在那时候,就已经被誉为昊天宗一门双斗罗。以我们当时的年纪,谁都知道最后我和大哥一定会走到封号斗罗的级别。” “在外出历练的第五年,我们认识了你的妈妈。她叫阿银,蓝银草的银。”说到这里,唐昊脸上温柔重现,仿佛看到了当初第一次见到阿银时的景象。 “我和大哥都是潜心修炼了几十年的人,哪怕是我,在那个时候也已经三十五岁。见到你妈妈,我们几乎同时被她所吸引。你知道么?你妈妈不只是美,更重要的是她身上散发的那股清新气息。她是纯净的没有半分杂质的仙子。虽然只是第一次见到她,但我的心却已经被她俘虏了。” “大哥也同样喜欢上了阿银。机缘巧合之下,我们三人结伴同行。阿银很温柔,对我们都很好。在一次危机之后,我们决定结拜为兄妹,她那时候报出的年龄最小,所以排行第三。我们既叫她阿银,也会叫她小三。你的名字,就是由此而来。” 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浓郁,唐昊目光痴痴的看着面前那株蓝银草,“之后的几年,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三年时间过去了,我们三人几乎走遍了大陆每一个角落,彼此的情谊也更加深厚。长兄如父,大哥虽然和我一样深深的爱上了如同精灵一般的阿银,可他还是选择了退出。在一天夜晚,他悄悄的离开了我们,独自返回昊天宗而去。那天晚上,阿银和我说了许多许多。她也一直在犹豫,犹豫着要如何做。也正是在那天晚上,她告诉了我她的身份。她并不是人类,而是即将进入成熟期的十万年魂兽蓝银皇。”“那天,我惊呆了。我当然知道十万年魂兽意味着什么。但是,心中对阿银的爱却冲淡了一切。十万年魂兽又如何?只要进入成熟期,她就是真正的人类,与人类再没有任何区别。于是,我向阿银表达了自己的爱意。” “你妈妈真的很善良,她心中一直喜欢的都是我,但由于自身身份的原因,再加上怕伤害了大哥,才一直没有说出什么。水到渠成,我决定带她回家,拜见父亲。尽管我知道那要冒很大的风险,你爷爷是封号斗罗,完全可能看出阿银的身份。但我还是不希望阿银受到任何委屈。我相信,你爷爷是开明的。只要我们成亲后保密,让阿银赶快修炼到成熟期,就再没有人能看出她十万年魂兽的身份了。那时候,她就是真正的人类。” 说到这里,唐昊的声音停顿了一下,看着面前的蓝银皇,他的心似乎在轻微的颤抖着。 “可是,就在我们前往昊天宗的路上,却遇到了大麻烦。原来,早在我们三人一起行走大陆时,就已经被武魂殿注意到了。毕竟,我和你大伯代表着昊天宗新一代,武魂殿又怎么会不关注我们呢?而和我们走在一起的阿银也被他们所注意,那一年,我三十五岁,但是,我的魂力却已经达到了八十四级。武魂殿前来的是一名封号斗罗。虽然他的魂力要比我强大,可是,在我的昊天锤下,他却没能讨得好处。还被我砸毁了一条腿。我带着阿银迅速远遁。我知道,昊天宗是不能回去了。” “果然,没过多久,武魂殿当代教皇下达诏令,声讨昊天宗。让昊天宗将我和阿银交出去。那时候,你爷爷本就已经病入膏肓。突然得知这件事,并且怎么也找不到我。一气之下,去世了。直到他老人家临死前,我也没能见到他最后一面。” 说到这里。唐昊的身体不禁颤抖起来,眼中流露着深深的痛悔。 唐三在一旁静静地聆听着,他完全能够理解父亲当时的感觉。 有家不能回,彷徨失措。不知该如何面对自己的家人。 爷爷的去世。无疑给父亲带来了极为沉重的打击。 良久,唐昊的情绪在静默中平静下来。 “尽管那时候大哥的修为刚刚达到了封号斗罗级别,家族长老也不乏强者。但就算我们是天下第一宗门,失去了你爷爷的统驭,宗门下各方势力也在蠢蠢欲动。面对武魂殿的步步逼迫,你大伯可谓是举步维艰。幸好,我们昊天宗实力强悍。就算是武魂殿,也绝不敢轻举妄动。” “我和你妈妈成亲了。但也过上了东躲西藏地日子。尽管我知道这样委屈了她。尽管我很想回宗门去看看。但是我不能。这件事好不容易才渐渐平息下来。我不能再给宗门惹麻烦。我甚至不能去拜祭你爷爷。哪怕是后来。我也一直没有回去过。因为。我没资格去祭拜父亲。我是宗门地罪人。” 听到这里。唐三忍不住开口了。“爸爸。不论您欠宗门什么。以后我一定替您加倍偿还。” 听着儿子地话。唐昊脸上流露出几分欣慰。继续说道:“那时候。幸好我身边还有你妈妈。虽然我为了她放弃了一切。但我从来都没有后悔过。如果让我从来一次地话。我还是会选择她。但我同样也会回护宗门。” “二十一年前地一天。你妈妈怀孕了。有了你。当时我真地感到自己很幸福。那时我已经没有了争胜地想法。只是希望和你妈妈在一起好好地生活。不知道是不是和你妈妈在一起地原因。那几年。我地魂力突飞猛进。你出生地那天。正是我魂力达到九十级地一刻。而你妈妈。也终于进入了化形后地成熟期。可就是那一天。武魂殿地人找来了。” 煞气在唐昊眉宇间弥漫。他仅余地左手紧握成拳。“武魂殿真是好大地阵仗。当代教皇亲自带队。还有两名封号斗罗。以及大量地武魂殿高手。包围了我和你妈妈住地地方。那时候。你妈妈刚生完你。本就元气大伤。实力大打折扣。教皇提出。可放过我和你。但要带走你妈妈。我又怎么能让他如愿呢?战斗难以避免地开始了。” 说到这里。唐昊地双眼已经变得通红。唐三不用问。也能猜想到当时地战斗是何等惨烈。刚刚踏入九十级尚未获得第九魂环地父亲。却要面对三名包括教皇在内地封号斗罗。 尽管他还有两块魂骨,可教皇又怎么会没有呢? “很快,我被他们打成了重伤。结局看上去已经注定。就在这时候,你妈妈抱着你走了出来,那一刻,她显得很平静,看到她从屋子里走出来,武魂殿的人停住了手,静静的看着她。你妈妈对淡淡的问他们,知道十万年地蓝银皇拥有怎样的能力么?知道蓝银领域最高的奥义是什么吗?教皇被她问住了。” “你妈妈告诉他们。蓝银领域的最高奥义,就是不死。没有人能杀的死她。更也没有人能得到她的魂环与魂骨。除非她自己自杀。之后,她向教皇提出,只要他们肯放过我和你,就愿意跟他们走,并且自杀献出魂环与魂骨。是我,都是我不好,我没有保护她的力量。教皇似乎并不想彻底得罪昊天宗,很快,就答应了你妈妈的要求。” “那时,我伤重欲死,甚至连话都已经说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妈妈走到我身边,将你送入我怀中。那一刻,我恨不得立刻死去。阿银,你真地好傻,你为什么要那样选择。” 因为激动,唐昊地身体在剧烈的颤抖着,泪水再次无法抑制地流淌而出。 “你妈妈的声音在我耳边回荡,她说,她永远是属于我的,永远不会让别人占有。下一刻,她就在我面前,自杀了……” 浓浓的悲哀,顷刻间弥漫在这狭小的洞穴每一寸。唐三的身体与父亲一样,在剧烈的颤抖着。他当然能够想象到在那时候,父亲是怎样的痛苦、怎样的无助。 被三大封号斗罗以及无数武魂殿高手压制。 眼看着自己最爱的人死在面前。还有什么比这更加痛苦的事? 唐昊嘴唇颤抖着,良久没有吐出一个字。只是轻轻的抚摸着面前那由妻子化为的蓝银草草叶。 唐三也没有说话,泪流满面的向面前的蓝银草磕了九个头。 他知道,母亲是为了保护自己和爸爸而去世的。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武魂殿。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唐昊的情绪才略微恢复了一些,“十万年魂兽的死,会产生一个强大的磁场。哪怕是武魂殿,也并没有一个十万年魂环,所以,他们都不知道。你妈妈并没有欺骗他们,拥有蓝银领域的她,本事是不死的。蓝银领域的最高奥义,名为:野火吹不尽,春风吹又生。多重的伤势,她在死后也能于四十九天内活过来。可是,她选择的是自杀,以自己十万年的修为为代价的自杀。并且,毫无保留的将自己所化的魂环注入到我的体内。她,真的与我融为一体了。” “在你妈妈死时留下的强大磁场作用下,武魂殿众多高手同时出手,却也无法伤害到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与阿银的魂环融为一体。成为当时大陆上最年轻的封号斗罗。拥有了十万年魂环的封号斗罗与普通的封号斗罗根本是两个概念。当时的我,不但身体痊愈,而且实力暴涨。阿银的死,令我疯狂。那一战,整整持续了三天三夜。我怀中抱着你,倾力攻击。武魂殿不知有多少高手死在我手中,教皇带来的两名封号斗罗一死一重伤,他自己也被我打成了重创。我身上的伤,也同样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你妈妈死了,却没有尸体。只留下了她的魂骨和一枚草籽。重创对手后,我渐渐清醒过来,我知道,如果我再继续战斗下去,或许能够将他们都杀了。但那绝不是阿银希望看到的。何况还有你,我不能不顾你。你是阿银和我的骨血。所以,我带着你走了。拖着一身创伤离去。找到了这里,这是当初我和阿银结婚的地方,是她带我来的。我把她留下的草籽种下,我知道,这就是她,只不过是失去了十万年修为的她。今生今世,我也不可能再见到她化为人形的样子,但我却会一直守护着她。”



枫华幻吟的斗罗大陆成神之路

发不了太多但我会发给你记得给悬赏哦, 一、星空,圆月,悠扬的笙箫声演绎着一曲离殇,夜空下映衬的却是无尽的彷徨。 柳叶闪着冰冷的寒光,露水顺着树叶低了下来。映出巨大城墙的暗影。 唐三坐在嘉陵关城头,口中的竖笛如哭如泣地倾诉着,演绎着,此时此刻,尽管大战已经胜利,哀婉却是主旋律。目光,看着城头下的山间小树林。大师,千仞雪,胡列娜跪拜在比比东的墓前,周围是重兵把守。 此时此刻,他们脸上的泪迹还没有干透。 嘉陵关前,罗刹神陨落,天使神位破碎,静静的空气泛不起一丝波澜,仿佛一切都在随着笛声静默着。 轻轻放下手中的竖笛,唐三幽幽道:“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前一世的诗句《声声慢》,形容此刻的情景是再合适不过。 嘉陵关城头空幽幽的,只有两个身影。 小舞静静地走过来,坐到唐三的身边,注视着唐三,眼里有爱意,也有迷茫。唐三同样无言,只是叹了一口气,将小舞搂在了怀中。 “哥,你怎么了?”许久,小舞才说出一句话。 轻吻小舞的发髻,唐三内心多了一份温暖,一份满足。“没事,只是心里还有些不平静罢了。” 抬头仰望着空中一闪一闪的星星,他的心意是完全被柔情所填满。“小舞,我们很快就要结婚了。” “是啊,我们很快就要结婚了。”小舞喃喃道。 下一刻,两人紧紧拥抱在了一起,彼此都能感受到对方剧烈的心跳。 哦,这是怎样的一幅画面? 清风明月寄梢头,花无数,星满楼。俊美青年低头拥吻着怀中的绝色少女,眼神中带着的是无尽的柔情….. 天边一抹鱼肚白悄悄升起,树林间透过第一缕阳光。橙红色在天边的云彩映出,朝阳缓缓地升起,万张金光随即遍及每一个角落,驱散着阴霾,驱散着寒冷;照亮的,是每一个人的心。 此时此刻,嘉陵关城内。 “荣荣,求求你,别再哭了。你再哭我的心就要碎了。剑爷爷,古爷爷的在天之灵看到你这样,也一定会伤心欲绝的。”在给他们一对安排的房间里,奥斯卡颤抖的手抚摸着宁荣荣的脸颊,轻轻为她拭去眼角的泪。 大战结束后,所有人的精神都完全放松下来。宁荣荣紧绷的感情也完全发泄了出来。 宁荣荣有些哀怨地看着奥斯卡,不说话,但眼泪仍如断线一般掉落下来。 “小奥说得对,荣荣,振作起来。”荣荣的父亲,宁风致推门走了进来。这几天,他的头发已是全变白了。 “荣荣,你将来可是九宝琉璃宗的一宗之主,绝对不能因为亲人的离去而一蹶不振,影响到宗门大事。” “爸爸…..”宁荣荣站起身,强忍住眼中的泪。她明白,此刻宁风致承受的痛苦并不比她少,毕竟,剑斗罗和骨斗罗也是陪伴他几十年的伙伴。 此时此刻,她是未来的宗主,绝对不能如此的软弱,逝者已去,伤心是没有用的,唯一的补偿方法,就是加倍努力地重建宗门。让九宝琉璃宗重新屹立于魂师界的巅峰。 宁风致轻轻地点了点头,眼神中露出满意的光,他明白,女儿已经是懂得了他的教诲,轻轻推门走了出去。 “荣荣,我们就快要结婚了。”静默许久,奥斯卡道。 宁荣荣眼神中多了些什么,转过身看着奥斯卡,突然,紧紧地吻上了他的唇….. 天灵山脉,三个身影迈过一座又一座山峰,如同幻影一般。 “戴老大,你说咱们这一走,三哥那里不会有事吧?”开口的是一个身披紫金色火焰的男子,身上闪耀的九环彰显着他强大的实力。 这三个人就是赶赴星罗帝国救援的白虎斗罗戴沐白,凤凰斗罗马红俊,以及幽冥斗罗朱竹清。在他们三人以及昊天宗的支援下,星罗帝国大胜武魂帝国。更可喜的是,武魂殿中的一位火属性封号斗罗死后贡献了一块魂骨,还十分适合马红俊。而马红俊吸收完之后魂力突破了九十四级。 “连那个天使神千仞雪都被三哥打成那样,还需要怕什么?” “别多说了,我们还是赶快赶回去和三哥他们会合吧。”朱竹清微笑着说。 一个时辰后,三人赶到了嘉陵关战场,七怪重聚。 嘉陵关城头。 “故事要从三天前你们走后说起….”唐三仰头望着天,天空依旧蔚蓝。活着的感觉总是美好的,这些天,七怪又经受了一次生死离别,难免会在每个人心中都烙下一些阴影。 听唐三讲述完这几天发生的事,三个人都是一阵心惊肉跳。他们实在是后悔,如果当时神级的幽冥白虎还在,那么两位封号斗罗就…..”愧疚的负罪感冲击着他们的心。 “不要后悔了,当时我们也没有想到他们回来的如此突然。”唐三叹了一口气。 戴沐白看着奥斯卡,用逼音成线的方法对奥斯卡道:“小奥,以后一定要对荣荣好好的,不然做大哥的我就跟你急。” 奥斯卡没有说话,只是看了戴沐白一眼,带着深深的坚决。 “你们想不想短时间内魂力再做提升?”唐三突然问道。 众人都愣了一下,面面相觑。 “小三你说什么?”戴沐白疑惑地问,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了些问题。 唐三露出一抹微笑:“我有礼物要送给你们,一件可以让你们在短时间内再做突破的礼物。” 唐三的海神神力发动,右手一挥,一个类似于一天以前困住唐昊那样的空间出现了:“进去吧。” “小三,这回不会又是那些仙草药了吧?”戴沐白忍不住问。那株奇茸通天菊在他心中实在烙下了太深的印象。如果没有那株奇茸通天菊,他怎么也不可能这么年轻就达到如此境界。 唐三笑呵呵地道:“仙草药以后肯定会有的,但是这次的礼物可比仙草药还珍贵。” 众人面面相觑,心中想哪里还有比仙草药更加贵重的礼物。 唐三把如意百宝囊一横,哗啦啦一倒,三十多块亮晶晶的东西掉了出来,竟然是…魂骨! “哥你哪来的真么多?”小舞眼睛都直了,虽然她知道唐三不会背着她去猎杀魂兽,但脸上还是一阵发白。 “这全都是武魂殿的遗物。”唐三仿佛看透了小舞的心思一般。众人才明白,经过几次大战之后,六大供奉死了四个,其余的强者被击杀的更是不计其数,这么多遗产,当时众人都忙于杀敌,哪里有时间去管他们?兴奋之余又暗暗叹服唐三的心思缜密。 “自己挑吧。”唐三笑笑,早就料到了众人的反应。 但其他六怪还是傻愣愣的站在那里说不出话来。他们明白,唐三带给他们的,又是一个绝佳的机遇,集体冲破九十五级的机遇。 “看什么啊?”唐三不禁笑了出来。“难道你们不想在原有级别上再做突破吗?” “我凭神念能感应到,这里一共有三块十万年魂骨,剩余的差不多都是是五万年左右的魂骨,质量都不错。小奥,荣荣,魂力的暂时消失并不影响你们吸收魂骨。你们找对适合自己的属性就行。” 六怪挑选和吸收的过程用了整整三天,在这三天里,唐三一直在为他们护法。吸收魂骨所承受的压力要比吸收魂环时小得多,哪怕是体质最差的奥斯卡,也只不过是让唐三释放了几次海神之光罢了。 他可以感受到,这个环境空间内的魂力波动以及越来越强烈。六怪周围的空气弥漫着金光,虽然没有唐三的那么深邃,但经历过这个过程的唐三知道,这是步入半神级的表现。 一声虎啸骤然响起,庞大的魂力波动释放开来,是无与伦比的王者之气。九个整齐的魂环在他周围律动,最后那抹殷红更是深邃地压迫人心。 邪眸白虎戴沐白首先吸收完毕。“九十六级半了,感觉各方面的增幅还不止如此。”他使劲地抱了一下唐三,感激和兄弟情谊情溢于表。“有一个魂骨技能,还带给我一个技能领域,维持所有攻击技能威力增幅百分之五十,维持十分钟,对神级有效,那么以后我和竹清的幽冥白虎….” 戴沐白顿时兴奋地说不出话来,但他又意识到一点,问道:”小三,这些全是通过击杀武魂殿的封号斗罗得来的么。”“当然了,”唐三点了点头。“金鳄斗罗是全魂骨,其他三个供奉也都有四块以上。那个呼延震我翻到两块,其中还有一个雷属性的封号斗罗竟有五块魂骨,似乎有三块是从蓝电霸王龙宗宗主那里夺来的。”想到那是大师的父亲,心中便闪过一丝愤怒。 “比比东没有留下魂骨么?”戴沐白问。 唐三摇摇头,道:“到了神级的强者,魂骨与神装会完全融为一体,神在骨在,骨毁神亡。” 照这么说六七供奉的魂骨想必也很多,到时候我和竹清追杀过去,还能再得几块魂骨吧。”戴沐白不禁露出一丝邪恶的笑容。 “好爽,好爽……” 一声嘹亮的凤鸣响起,灼热的风袭来,戴沐白和唐三都不禁把头转过去。如凤凰涅盘一般,马红俊的身上的火焰从紫红色完全转化成了带着金红色神圣气息的火焰。“凤凰领域二次进化了,凤凰领域之爆炎裂浆,直径五十米的领域内,随时可以释放出灼热的岩浆,比我魂力低的人将不能使用任何魂技抵挡。” “这么变态……”唐三和戴沐白同时感叹。 马红俊得意中不失猥琐地一笑:“不要崇拜哥,哥只是个传说。” 戴沐白一听,便没好气地说:“崇拜你一脸,要不要和哥来次领域对决?对了,你魂力几级了?”“刚九十五级……”刚说完这句话,马红俊就呆住了。“啥?戴老大你何时有领域了,我记得你的白虎天雷灭和白虎裂天斩都没有领域啊?” 马红俊所说的那两个魂技,正是戴沐白十万年魂环的两个魂技,一个群攻,一个单体,其强横程度更是超过了当初唐三的蓝银天青龙之魂。对于九十五级以下的魂师基本可以做到秒杀。 “魂骨得的。”他白了马红俊一眼。“等竹清吸收完了,我们去追杀其它强者吧。”“好,我们七怪一起去,吓他们一跳。”马红俊的兴奋劲上来了。 “算了吧,”幽幽的叹息从唐三那里传来。“武魂殿已灭,我的仇已经报了,没必要再追究下去了,他们多年修为也不易。”“恩。”一只柔软的小手搭在唐三肩上,小舞不知何时已经吸收完毕了。“比比东已经死了,我的杀母之仇也算报了,没必要再追究下去了。”戴沐白和马红俊都沉默了,连受武魂殿迫害最深的唐三和小舞都不再计较,他们还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呢? “呃,小舞,你现在多少级了?”他转移了话题。“恩,九十七级的巅峰,快九十八的样子。”众人无语。 “十万年魂骨的效果是很明显啊,我都快九十六级了。”开口的是朱竹清,她的身体仿佛更虚晃了,整个人都笼罩在黑光之中,精神力更是几何倍数地提升。剩下三个人也已经吸收完毕,奥斯卡得到了最后一块十万年魂骨。 “小三,要是没有你这几块魂骨,我和荣荣恐怕自保还有问题。”虽然还不能使用魂骨技能,但他们的身体素质已是半神级的境界了。二、此时七怪的等级分别是: 邪眸白虎戴沐白,九十六级强攻系封号斗罗,封号:白虎 香肠专卖奥斯卡,魂力不详,封号:食神 千手修罗唐三,百级控制系神诋,神诋:海神 邪火凤凰马红俊,九十五级强攻系封号斗罗,封号:凤凰 柔骨魅兔小舞,九十七级强攻系封号斗罗,封号:柔骨 九宝琉璃宁荣荣,魂力不详,封号:九彩 幽冥灵猫朱竹清,九十五级敏攻系封号斗罗,封号:幽冥 “啊,老大,你的领域能力是什么?”奥斯卡忍不住问。“嘿嘿,先不告诉你,要不然胖子会嫉妒的。” “叫我帅哥,不许再叫我胖子。”马红俊抗议道。 戴沐白忽然换了一副极感慨极深情的嘴脸,道:“不,在我心中你永远是那个邪火上来压不住的胖子。”马红俊一口喷了出来,众人哈哈大笑。 “嗯,胖子,接着。”四块魂骨飞了过去。“带给香香。” “好吧好吧,你们就会损我。不过香香魂力六十级了,需要去猎杀魂兽。”马红俊无奈道。 “猎杀魂兽?”唐三听了觉得好笑。“胖子,你忘了你吸收第六和第八魂环时的情景了么?我现在继承了海神神位自然可以做到这一点啊。” 他说着凝聚着海神神力,一颗金色的珠子缓缓出现他手掌中,又缓缓展开,变成一个金色的魂环。“告诉香香,魂骨和魂环要隔两天再吸收。以她的体质还不足以承受这么大的压力。”“三哥我好崇拜你啊,香香和白鹤爷爷看了不知该会有多高兴。”马红俊一脸无赖的样子令众人都一阵无语。 “各位谁还想继续留在战场?”唐三问,当然答案他早就了然于胸。 所有人都摇了摇头。“小三,我们一起回天斗城吧。”戴沐白道。“我和竹清商量过了,到时候我们一起加入唐门。唐三一愣:“那你和星罗帝国彻底断绝关系了?”“反正我这辈子是不打算再回去了。”戴沐白撇撇嘴。“和我们兄弟比起来,那皇位算什么东西?” 唐三微笑道:“沐白啊,我还记得全大陆高级魂师学院大赛时你代表星罗皇室邀请我的时候。现在想起真的是感慨良深啊!” “呃……”戴沐白挠了挠那一头金发:“我那时怎么会想到,我们会达到这种实力?” 唐三笑笑:“好了,不多说了,出去吧。”手一挥,空间便消失了,众人纷纷出来,向嘉陵关城内走去。 十分钟后,嘉陵关天斗大军指挥部。 “雪崩,大伯,我们先回天斗城了,这里的战场,就先由你们负责了。还有,大伯,我父亲几个时辰后就要从空间里出来了,请您转告他,我平安无事,妈妈现在正在天斗城昊天宗府邸,如果他愿意,就回去吧。” 唐啸点了点头,雪崩则低下头,恭敬道:“是,老师,我一定会消灭武魂帝国。可是…”他神色突然迟疑起来。 唐三明白他在想什么,便道:“一般的魂师虽然算不上贪生怕死,但也对生命极为珍视,他们不会做这种送死的事。更何况我们早已颁布投降者不杀的法令,对方哪里还有战意?” 雪崩紧绷的神色这才松懈下来。他是怕武魂殿临死前的疯狂反扑,虽然天斗帝国不会败,但必定是惨胜。 “还有,这些就算是海神回馈给天斗帝国的一点礼物吧。”如意百宝囊再次打开,八块魂骨被拿了出来,这是被七怪洗劫后的剩余品。 唐啸和雪崩的瞳孔不约而同地缩了一下,哪怕是唐啸这样的绝顶高手,哪怕他是昊天宗宗主,哪怕他是全魂骨,也没有一次见过这么多魂骨。 唐三接着笑笑。“不要吃惊,这些全是从武魂帝国缴获的。我们七怪都已经有了各自的魂骨,这些就交给你们分了吧。” 他没有说的是“我们七怪都已经是全魂骨魂师了”,虽然眼前这些人他完全可以信任,但为了低调他还是没有说出口。 和众人一一离别后,七怪踏上了返回天斗城的行程,以他们现在的实力,飞跃上千里只不过是几十分钟的事,而且有唐三的神念引路,他们根本就不怕走丢。在唐三的海神神力依托下,他们在几千米的高空上匀速飞行,竟完全不受风的影响。四对情人你一言我一语,还时不时亲热一下。 山川、河流、村落,如同过往烟云一般转瞬即逝。仅仅是数十分钟的时间。远处的天斗城便已经是近在眼前。下一刻,他们已是来到了壁垒森严的天斗城上空。 天斗城头。 五长老一齐站在城头严阵以待,都已放出了武魂,五九四十五个魂环释放者让人窒息的压力。虽然武魂帝国大败的消息已经传来,但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看着那群人以奇快的速度飞来,五长老竟然同时觉得自己的魂力被完全压制一般,那魂力的感觉似曾相识,柔和中带着坚韧,却是深不可测的感觉,好像… “是唐三,是首席长老!”五长老首先看清了来人,不禁大叫起来。五位长老面面相觑,虽然上次他们合力也被唐三所击败,但那时毕竟唐三运用了诸多技巧,魂力还是在他们之下的。但此时此刻,五长老们看着唐三是那样的深不可测,同时带给他们的压力,令他们魂力瞬间就消散掉。 神的压威。 八个身影缓缓落下,确实是唐三,五长老认得,后面的昊天宗弟子大多也认得,他们也都看过五长老与唐三那次大战,心中的崇拜更是可想而知。 “见过首席长老。”五位长老同时单膝下跪,后面的昊天宗弟子更是哗啦啦倒下一片,双膝跪地。“各位起来吧。”唐三淡淡地说。此时五长老都已起身看到了后面七人。他们内心是极其震惊的,以他们这样的修为可以感受到,这群年轻人中有四个的魂力都已经对他们达到了完全压制,也就是说都已经超过了九十五级。这是一群怎样的怪物啊! 唐三后面的奥斯卡偷偷乐道:“小三,从没见过你真么威风啊。” 唐三没有理会奥斯卡这个损友,继续对五长老道:“五位长老,我们现在已经回来了,天斗城已不需要保护。您们现在先赶赴嘉陵关战场,帮助大伯他们击溃武魂帝国吧。” “遵从首席长老旨意。”五位长老再次单膝下跪。 武魂帝国大军战败的消息如同狂风般传遍了整个天斗帝国。唐门,泰诺和牛奔将建筑上上下下打扮装饰的异常漂亮,到处都洋溢着浓浓的喜庆之色。 中庭,宗主阁, 望着缓缓落下的夕阳,八个人一杯接一杯地痛饮着,心中的豪爽与喜悦完全抒发了出来。 “十三年了,哈哈,想不到我们七怪还能在这里聚着喝酒。”论热情豪放,邪眸白虎戴沐白是绝冠七怪的。“我们第一次喝酒已经是十三年前了吧。”开口的是奥斯卡,微微有些醉意地搂着宁荣荣。“记得上次喝酒时,荣荣喝的…那绝对是天赋。” 宁荣荣的俏脸微微一红,道:“好吧,也是刚入学的事了,那时…” “弗兰德,你只是一名小小的魂圣而已。”开口的是马红俊,把当年宁荣荣那骄矜的样子表演得惟妙惟肖。“哪怕现在的我,也不敢对弗兰德院长说这句话啊!”马红俊装出的一脸后怕的猥琐样让众人都不禁乐了出来。 “去死,胖子。”宁荣荣脸黑了起来,一脚踹在马红俊屁股上。 众人从入学考试,聊到报复猥琐叔叔不乐;从天斗皇家学院受辱聊到全大陆高级魂师大赛;从昊天宗聊到海神岛。不论是当年的勾栏草鸡还是盖世淫魔或者是其他五怪,此刻眼中都噙着泪花,十几年了,兄弟姐妹七人再加上白沉香经历了太多太多的分别苦难,经历了太多太多的压力与生死考验,才终于成就了今天的实力。 此时此刻,白沉香的眼角也红了。作为一个外来的人,她自然感受到了七怪之间的深厚感情,不论是爱情,还是友情,抑或是亲情。她与七怪认识也有五年了,五年里,七怪们渐渐地接受她,与她成为了真正的亲人,不存在一丝芥蒂。五年,真正让她和史莱克七怪成了一家人,让她拥有了除了来自白鹤爷爷外的亲情和爱情。马红俊对她的关心和照顾也被她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纵然这家伙有时是烦了一点,猥琐一点,但给予她的温暖她一世都不会忘。此时此刻,她的心里是温暖的,感动是发自内心的。 月光悄悄地爬上窗,如鳞般地洒在四对有情人上。挂在空中的月亮,此时闪烁的是最美的光。月亮下,是一个虚影,一位绝色的女子,穿着紫色长袍,看着睡在戴沐白怀中的朱竹清,带着无限的赞许展开了微笑。紫金色的光芒闪过,消失在空中。 唐三和小舞是互相搂住对方睡着的,梦中还是对方的身影。这时,唐三突然醒了,小舞也醒了,同时睁开眼,看到了对方的瞳孔。没有言语,而是更加紧紧地搂住了对方,身上有说不出的爱意。唇与唇,骤然相接,双方都闭上了眼,在地上翻来翻去。他们没有出声,也没有惊醒别人,只是静静地拥吻着对方,享受着无与伦比的幸福。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停了下来。都坐起身,看着醉倒在旁的六人。对小舞微笑道;“走吧,出去转转。” “去哪儿啊,哥?”小舞将头埋在唐三肩窝处。 “星斗大森林。”唐三缓缓地说。 “什么?”小舞的头抬了起来,娇躯明显颤抖了一下。但她很快就明白过来,心中充满了感动与温暖,更是紧紧地搂住了唐三。 十分钟,星斗大森林。 自从三只千钧蚁皇被唐三干掉之后,这里再无魂兽敢来觊觎。月光映在湖面上,簌簌地闪着光。唐三与小舞轻轻地落在了湖岸边,享受着这份安详。 海神神力凝聚,唐三将他体内的神力渐渐地传输到他的左臂魂骨神装和右臂魂骨神装上。渐渐地,左臂和右臂上浮起了两道虚影。 小舞瞪大了眼睛,泪水从那对美眸中流出。嘴里默念着:“大明,二明…”两个虚影越来越大,也逐渐清晰了起来。 左臂上的泰坦巨猿,右臂上的化龙后的天青牛蟒,眼中都带着无尽的温柔看着小舞和唐三。 “大明,二明。”小舞流着泪奔了过去,化为两个分身,紧紧的抱住那并不存在的虚影。“小舞,不哭,不哭,再哭我和大哥也会伤心地。”泰坦巨猿二明伸出他虚幻的手拍了拍小舞。小舞这才抹干了眼泪。“唐三,恭喜你成就了海神。”天青牛蟒大明的眼中带着赞许和欣慰。 “两位大哥,我已击杀了教皇比比东,毁灭了武魂殿,为你们报了血仇。”不管成没成就海神,唐三对这份感情永远都不会忘,大明和二明永远是他的兄弟,他的大哥。 “唐三,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你是我和二明的恩人,兄弟不言谢,好好爱着小舞吧。”唐三点了点头,他的眼角已经泛红了。小舞这时已经收回了分身,站在唐三身旁看着他们。 “唐三,收回我们吧,我们第一次出来,时间还不能太久,否则灵魂会受到伤害。以后我们再出来时,灵魂会得到加强,时间也就会相应变长。不要把海神神力灌输到我们身上,以我们想在的灵魂之力,还承受不起。以后让我们来看看小舞。”大明坚持着说完了这句话,双眼便无神起来。 海神神力消散。大明和二明的虚影逐渐消失。周围重新变得黯淡起来,星斗大森林的中心又归于平静。 小舞依偎在唐三身旁。“十万年了,不论我们三人经历了什么苦难,始终是不离不弃的。”“恩,我理解你们的感情,就像我们七怪…” 话说到一半,唐三的表情突然凝固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向他袭来,“神念…和我一个级别的神念…”确实,这是他一个级别的神念,强度超过了罗刹神与天使神的程度,唐三全身的战意已提升到极点,海神神力遍布全身,小舞也聚精会神地等待,做好准备与唐三融合。 一个绿影从森林深处走了出来。绝美的容颜,翠金色的波浪形长发,穿着绿色的长袍,高挑的身材,踏着虚空走了过来。这是一个神诋。唐三和小舞心中同时流露出这个想法。但是唐三却没有从她眼中和神念波动里找出一丝敌意。 “十万年了,我终于又找到了一个化形后达到冲神期巅峰的十万年魂兽。”绿袍神诋带着无限的爱意与赞赏看着小舞。显然,她只是一个由神念凝聚而成的虚影。“阁下是…”作为一个级别的神,唐三自然没什么可以害怕的。那个神看了唐三一眼,微微露出惊讶。当她看到海神神装那波浪形的盔甲时,才明白过来。“原来是刚完成传承的海神阁下,不知您身后的四对翅膀是从何而来?”“这是我的外附魂骨,在我魂力三十级的时候从一头人面魔蛛那里得来的。”到了这份实力,唐三自然也不需要掩饰。 “那为什么您能看出我的身份?”小舞想不明白,即使是神,也不应该有这等能力啊。 “我的神念,只有到达十万年魂兽化形后的巅峰期,也就是九十五级才能触动。” “自我介绍一下。”这位神诋露出了精致的微笑。“森林神女,星露。十万年魂兽化形之神。